宁夏药企10年排污未治理 居民称半夜被臭醒

作者:风中的自由
字体:
发布时间:2013-04-14 18:47:57

  宁夏目前3家大型生物发酵类药企均位于首府银川市近郊,其生产引发的污染对周边城市空气质量、农业生产造成严重影响,百姓向有关部门投诉的恶臭、水污染问题十年未得到解决。环保部门称罚单开到“手软”,为何管不住偷排偷放?企业称花“血本”治污为何总是达不到要求?

  长期排“毒” 臭了一座城 污了一方水

  “不敢开窗户,臭味太大了,出去多站一会头就发晕,有时晚上排得更厉害,半夜都被臭醒。”银川市兴庆区上前城村村民向记者抱怨。

  村民所说的臭气来自和村子只有一沟之隔的永宁县望远工业园内的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宁夏启元药业。在距工业园约百米的三里屯小区,住户陈进保说,有时候晚上臭气顺着门缝儿就进去了,他在客厅看电视都戴着口罩。

  启元、泰瑞入驻望远工业园十年来,有关异味的投诉已成为银川市环保投诉的热点。而除了异味,企业的工业废水也臭了河道,污染了黄河。顺着企业排水沟--永二干沟往下游走,只见黑色污水缓缓流淌,不时泛起阵阵令人作呕的气味,据介绍,沟底泛着臭气的淤泥已有一两米深。

  沿途的五渡桥村村民高永峰告诉记者,他曾经靠沟水养鱼,经营着几十亩鱼塘,后来鱼养不活了,只能种玉米和水稻。“渠水不够时,从沟里抽水灌溉,产出的稻子产量低,颜色暗,根本不敢吃。”

  据了解,永二干沟下游流经兴庆区三个乡镇,有几个村子村民从沟里抽水灌溉,老百姓种的稻全部卖掉,自己买米吃。

  银川市环保局局长王鸣义说,永二干沟80%污水来源于药企,即使这些水达到行业标准排放,也远达不到地表水水质标准,对土壤、黄河水都有污染。

  “南郊的泰瑞、启元,北郊的大地丰之源药业,这三家‘五毒俱全’的生物发酵类药企已包围了银川。”他说。

  登录银川市环保局“网上留言”板块,记者发现页面上关于药企臭味的投诉占多数,而回复也都是诸如“将加大检查力度、相关部门将继续督促企业加大技术投入,保证治理设施的正常运行”。

  居民反映说,他们多年来一直在向环保部门投诉臭味问题,看到偷排污水也举报,但查一次只能好上一阵子,现在都懒得说了。

  罚单开到“手软”管不住偷排偷放

  像启元、泰瑞等生物发酵类企业普遍存在能耗高、耗水量大、废气废水污染严重等问题。采访中环保部门也强调,企业近两年一直在花“血本”治理恶臭和水污染。

  “公司近两年在治污硬件设施上已投资2亿多元,对恶臭除了末端治理,还加强对源头和生产过程的治理,不管是气还是水都能做到达标排放。”泰瑞环保总监邢佳枫说。

  关于挥之不去的恶臭,环保部门和企业都声称生物发酵类企业生产过程产生异味是世界性难题,不可能靠某种设备或某种工艺彻底消除,只能慢慢探索,近几年的味道已经轻了很多。

  既然政府和环保部门都认为恶臭难除,那为何却让企业和居民区近在咫尺?

  永宁县副县长刘虎说,这确实是当时规划失误,如考虑到城镇化发展,就不应把重度污染的企业纳入工业园。既然企业已经进驻工业园,就不应近距离挨着新建小区。

  对于污水,环保部门说对这两家药企的污水排放都实行在线监测,从监测数据来看都是达标排放。

  而记者在某日夜间暗访时,却发现排放量远大于白天的黑色污水涌出排放口,弥漫着臭气和大量白色泡沫。

  记者了解到,通常工业园区都会有配套的污水处理厂,对园区污水进行深度处理后,按照城市污水处理标准排放,而望远工业园区的污水处理厂修建已久却因为“多种”原因至今未投入运行。

  采访中,环保部门也表达了监管的“无奈”。王鸣义说,目前启元污水日排放量达6000吨,泰瑞的日排放量也超过3000吨,以3元/吨处理费计算,两家企业每年要花近千万元治理污水,恶臭的处理费用更高。

  “而罚款数额太低,且行政处罚还有周期性,对企业震慑力不大。”他说。据了解,因违规排放,去年环保局共对启元和泰瑞两家企业开了12张罚单,罚款仅为22万元。

  据有关人士透露,环保部门对企业的环评或监管有时必须为地方经济发展让路,执法手段也很有限,像“下发停产通知”这种“狠招”必须靠政府才能执行。

  祛除GDP中的“毒” 根治污染“久治不愈”

  启元是世界上最大的红霉素、盐酸四环素原料药生产企业,泰瑞是中国目前最大的兽用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基地,两家企业在很长一段时期支撑了永宁县财政收入,但却“臭了一座城,污了一方水”。

  党的十八大报告提出美丽中国的发展理念,其应有之义就是绿色发展,而近期频发的牛奶河、地下水变红等环境污染事件再次让“先污染,后治理”的后果显现。

  刘虎表示,恶臭问题已经成为制约永宁县软环境提升的瓶颈,因此不管是历史遗留还是现实原因,治臭都成为本届政府环保工作的首要任务。

  采访中,不少环保部门干部认为,将企业搬迁才能根本解决问题。那永宁县政府是否考虑过搬迁企业?

  刘虎说,如若将企业搬到偏远的地方,水源、劳动力等多种因素会置企业于死地,政府应该讲诚信,既然招商进来,也就不能强制将其挪走;如果要搬迁药企,政府必然要承担部分搬迁费用,搬迁这两家药企成本高达上百亿元,这对于一个财政收入仅9亿元的县来说,无力承担。

  永宁县承诺,负责处理望远工业园区污水的县第二污水处理厂一定会在今年投入运行,让永二干沟的水污染得到彻底治理。同时政府和环保部门也将加大对企业治污的监管力度,督促企业加大环保投入力度。

  国家环境保护恶臭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常务副主任邹克华认为,目前有吸附、吸收、燃烧等多种方法治理不同程度的恶臭,只要资金投入到位,技术选择合理,恶臭可以治理。不管是政府、管理部门还是企业,要找出污染“久治不愈”的根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治污态度是要不得的。(记者 赵倩)

责任编辑:曹海

>更多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钢城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建站教学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09015033号